ruo太

【雷安】数羊

超短

超沙雕注意(´▽`)ノ

标题看着很正经,然鹅并不是(ಡωಡ)

已同居๑乛v乛๑

怕雷的这边请ԅ(¯ㅂ¯ԅ)

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,祝大家考神附体!(。ò ∀ ó。)

最后祝大家周末愉快!\^O^/









某晚,一只雷狮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
“根本睡不着啊……”
雷狮拿起枕头捂住脑袋,希望能帮助睡眠
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
“啊啊啊啊!!”
“吼屁啊!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呢!”
睡在雷狮旁边的安迷修被吵醒了,很是不爽
“我睡不着啊!”
雷狮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很合理
“数羊啊!吼什么吼!我还要睡觉呢!”
雷狮瞬间明白了什么
“哦~那好,你睡吧。”
雷狮给安迷修和自己盖好被子,开始数数
“一只安迷修,两只安迷修,三只安迷修,四安……”
雷狮打了个哈欠
“五只安迷……呼……”
雷狮睡着了
安迷修睁开了眼,脸红红的,看着雷狮
“笨蛋恶党……”
他把头埋近雷狮的怀里
[好暖和啊……]
安迷修也睡着了
这时,雷狮也睁开了眼
“到底谁才是笨蛋啊……”
他看着安迷修熟睡的脸,笑了笑,在额上留下一吻,再把他抱紧
“晚安,我的骑士夫人。”














然后雷狮做了个梦,梦里全是安迷修
雷:那是天堂






End.

雷安小甜饼

妻奴雷X孕安

不知道为什么想写雷安甜饼……

通俗一点就是雷安的日常生活

——大爱雷安,不拆不逆

——ABO警告

——怕雷的请赶紧划走

——小学生文笔

——ooc严重

——严重短篇

——第二次写文

挑战开始——




        某天,雷安夫夫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安迷修正用遥控器按来按去,雷狮发话了:
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这么久了,我心里有件事一直没有说。”雷狮双手撑着下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有屁快放。”安迷修手上的动作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……孩子出生了,跟谁姓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废话,当然是跟我姓啦。”安迷修把遥控器一丢,掉在地毯上,雷狮乖乖地弯腰捡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孩子不应该跟爸爸姓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雷狮把遥控器放在桌上,从果盘中拿了个苹果,开始削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妈妈咯?”安迷修开始玩弄他的指甲,“虽然我是个O,但是不代表我是妈妈,我就要做爸爸怎么了,哼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是爸爸,我是妈妈行了吧?”雷狮把削了皮的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递到安迷修的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……”雷狮趁机在安迷修耳边低语:

        “以后在床上就主动一点哦,安迷修爸爸~♡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羞红了脸,但也不示弱,挑衅道: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以后可不要太轻哦,雷狮妈妈~♡”

         当天上床的时候安迷修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我操I你I妈……”第二天安迷修捂着腰,忍着痛骂了一下雷狮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雷狮绕过安迷修,从背后抱住他,在耳边轻声说:

         “下次还想在上面吗,安迷修爸爸~♡”

         End.

        

【雷安】I don't get my love

警察雷x怪盗安(好奇怪的设定哦…)

——私设注意

——ooc警告

——刀子慎入

——小学生文笔(划重点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“夜幕降临,

        琴声缓缓响起,

        嘈杂已不在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黑暗中,

        紫色的光闪烁着 。

        I will get my love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Anmicius”

        怪盗在走之前,留下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的内容让各位警官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    “紫色的光…?他今天要偷的是紫色宝石吗?”帕洛斯看完了纸条,又看了看雷狮,

        “老大,你的眼睛……是紫色的哎。”帕洛斯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天生的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雷狮靠着椅背,一脸懒散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该死的凯莉,居然给我布置这个任务,明明都知道我和那怪盗有仇。”雷狮不耐烦地挠了挠头发,最后还是选择戴上警帽,扯扯领带,潇洒地走向存放宝石的大楼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束玫瑰,谢谢。”花店前,安迷修微笑着对花店老板说。“这是今天最后一束了呢,先生您运气真好。是要送给什么人吗?情人?还是喜欢的人呢?”花店老板把花递给了安迷修,顺便问了几句。“他嘛…应该算是敌人吧……他不太想见到在下…”“诶?”面对花店老板的疑问,安迷修不知所措,“………我…我先走了…再见了小姐姐。”安迷修向花店老板挥了挥手,匆匆离开了花店。

         情人…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越想越悲伤,自己好像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呢…

         我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位置?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总是过的那么快,一眨眼,夜幕就降临了。许多警车围绕在一栋玻璃大厦前,在等候着那位怪盗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本小姐今天一定要抓到那个怪盗!”凯莉十分有自信,“本小姐为今天做足了准备!你们,都按我的计划行事,一定能抓到Anmicius!听到没有?”“是的长官!”雷狮一行人气势汹汹地回答。“不错,本小姐要的就是这个气势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咚——咚——”午夜十一点的钟声响起, 一瞬间,整个城市鸦雀无声。远处的宿舍楼顶,传来幽幽的琴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准备好!怪盗Anmicius要出现了!”凯莉向警员们提醒道。此时,雷狮正站在玻璃大厦的楼顶,俯视着下面的繁杂,自己则享受着优美的琴声,安静地等待Anmicius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让警官大人等候多时了。”安迷修轻轻地降落在雷狮面前,收好滑翔翼,面带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“警官大人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 

       “是在下让您等久了吗?”安迷修内心非常着急,怕把雷狮惹生气了,今天的告白就会泡汤。“并没有。”雷狮其实早就知道安迷修到了,只是太享受音乐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好……”安迷修若有所思地低下头,洁白的月光照在他洁白的衣服和棕色的头发上,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,一身洁白,毫无瑕疵。雷狮承认,他自己都有点看呆了,但想到眼前这个是自己的“冤家”怪盗Anmicius,他扇了扇自己,不再让自己联想翩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安迷修。”雷狮抬眼,对上安迷修那翡翠绿的眼睛,“你……今天到底要偷什么?我看你在这上面待的也够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了看自己的怀表,果真,已经超过预告时间了,下面的警察也开始不耐烦,嘈杂成一片,覆盖了琴声。这令雷狮很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已经这么久了……好吧,那在下就直说了吧。”安迷修摘下自己的帽子,从袖子里掏出一根魔术棒,在帽子上挥了挥,一束玫瑰花出现在雷狮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天,来偷的宝石,名叫‘雷狮’。”安迷修指了指雷狮睁大的眼睛,露出淡淡微笑,但在月光的衬托下,显得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,你是想和我告白啊~怪盗先生?”雷狮讽刺地笑了笑,“但是抱歉啊,”他竖起食指,指了指自己的胯下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个直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狮收起自己脸上的笑容,怒视着安迷修,道: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以后别浪费我的时间弄这些无聊的玩意儿,我的时间很宝贵,怪盗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雷狮一挥手,把那束玫瑰花打下了楼顶,连同着某人的心,一同坠入崖底……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过去了两个月,雷狮没再收到安迷修的预告信,也没再见到过安迷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毕竟告白被果断拒绝这么丢脸的事,不避避几天怕不是不敢出来见人。”凯莉一下靠在椅背上,“话说,雷狮,那束花你确定不要了?这么久了它还开得挺好的,不留着吗?”凯莉指了指两个月前从空中掉下差点把她砸晕的花,本来想扔了,但看到包装上写着“give  Ray”想也不想就给雷狮拿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了,还是扔了最好,以免看了心烦。”雷狮揉揉太阳穴,看到那束花就想起那天楼顶安迷修的告白和被拒绝后的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 夜晚,月亮皎白的光芒照进雷狮的办公室,一路照到那束开的正艳的玫瑰花上

        就像那晚的月光照在安迷修身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草,又忘了扔了,真烦。”雷狮拿起那束玫瑰花,正想扔时,看到了里面有张纸条,是安迷修留下的。雷狮拿起那张纸条,读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 “敬爱的警官大人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怪盗安迷修 ,也可以说是您的敌人。当您读到这张纸条的时候,我那失败的告白应该已经过去很久了吧?其实那一次,是我最后一次呆在这座城市。我打算出国深造,怪盗这个职业也只是为了完成师傅最后的任务:归还宝石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雷狮耐心地读完了整封信,知道了安迷修的去向和被他所盗的所有宝石的所在地。他的眸子暗了暗,看着黑黑的天空,月亮的光芒和那晚一模一样,那晚的警官也像现在这样看着天空

        只是,少了一位能把月光衬托的更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……安迷修……”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——End